唐山开平区煤矿工人社保资金被侵吞 索要无门
2018-05-21 08:58:42 来源:

原标题:煤矿工人社保资金被侵吞索要无门:安监局大牌子在那戳着,也能有假?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年来,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拥有中国第一家现代化煤矿的唐山也开始了转型之路,小煤矿纷纷关闭。2011年,为解决煤矿关闭后部分无社保职工的养老问题,河北省人社厅下发文件明确,为了弥补历史遗留问题,退休人员可以一次性补缴15年的保险金,退休后可以享受养老保险。

随后,唐山开平区的部分煤矿工人从行业主管部门——开平区安监局陆续得到消息,一次性缴纳4万多元就可以在退休年龄享受养老保险,到退休年龄可以领取社保之前,还能拿到每个月200多元的“生活费”。但几年后,参保职工发现,“养老保险”出问题了,自己缴纳的几万块钱根本没进社保部门的账户,那么钱去哪儿了?

工人:为上这份保险曾经还得托关系

开平区煤矿工人赵女士所在的企业由于多年来几轮的承包、买卖,2011年关停时,已经没有多少工人了,眼看着自己马上要到退休年龄,她一直期盼着能像其他同龄人那样,有一份养老保险,能在自己干不动之后,依旧得到保障。

在河北省人社厅下发文件后,赵女士和她的工友们从开平区安监局得到消息,他们期盼多年的养老保险,终于来了。“因为我们年轻时也都在煤矿上过班,把那点青春、劳动能力都贡献那了,所以说现在补缴15年养老保险,你自个掏腰包,以后(享受)相应的国家待遇,这也是挺符合法律的。”赵女士告诉中国之声记者。

不过,与传统的缴纳养老保险不同,开平区煤矿的工人们都要通过中间人向开平区安监局缴纳,有时候名额还会受到限制,这时候工人们还得托托关系。

工人李先生说:“当时有时候咱们没名额了,为了老保能吃上,还得找个人,谁和他关系好,拖个关系,跟他一说,中,过几天有名额了给你办。”

随着时间推移,看到其他工友们已经可以领取养老保险金,许多工人都在后悔,自己行动晚了。

赵女士回忆:“到2013、2014年,看到人家都吃上保险了,炉火费什么费的,什么都有,羡慕先入的人,我们都还没交呢。大家都托人找门路地往里面缴。”

然而,2014年,好不容易托人、找关系缴纳养老保险的工人们发现自己的养老金发放断断续续,到了2016年,彻底停掉了。

工人王先生说:“交完了之后,第二个月开始给我们发生活费,一个月225,一直发到2014年的11月,反正不知什么原因,就停发了。然后一直到的2016年的2月份开始,因为咱们这底下人到政府去反映这个情况,然后他们就回复,这时候从二、三、四、五,开了四个月,赶到6月份呢又给停了。然后到底这个第7月份又发一个月。之后一直停到现在。”

“钱‘交给国家’了,怎么能出问题呢?”

养老保险发放怎么还能断断续续的?发现问题的工人们告诉记者,他们当年把钱交给了开平区安监局,拿到的,也是盖有安监局公章的收据,负责给他们办理业务的,主要是安监局分管工作的副局长孙继刚。“在安监局那里,今天填个表,明天填个表,安监局,国家政府的大牌子在那戳着呢,这能有假?谁也没成想啊……”他们想不通,钱“交给国家”了,怎么能出问题呢?

原来,这些把钱交给安监局的工人们没有拿到任何社保部门开具的证明,得到所谓“社保金”的渠道,也只是开一张银行卡,之后由开平区安监局副局长孙继刚的个人账户给他们打款。事发后,2017年,孙继刚和一名财会人员被捕,正面临着检察机关的公诉。工人们想问开平区要个说法,在安监局里办的业务,盖的也是安监局的公章,钱到底去哪儿了?

赵女士回忆:“入上社保的人也在问,为啥劳保本不给?但人家也开着支呢,就忽视了,想着能老有所依,就着急,(副区长)黄辉2015年就说了,当时查了孙继刚的账,也没查出什么来。”

现任区安监局局长:不了解情况

开平区安监局副局长马凤林接受了中国之声的采访,不过他表示,自己是最近调过来的,之前的副局长已经被抓,等待法庭的判决,他自己并不了解情况。

记者:当时是你们副局长个人名义办的吗?还是说是咱们安监局办的,但这个钱没交给社保基金。这个您了解吗?

马凤林:这个真不了解,因为我是去年9月份到的安监局。所以说一切还正在进行中,没判。他这个案子这块,那个已经到乐亭法院进入了一个审判程序,只不过就是说现在还没开庭呢。

马凤林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孙继刚作为副局长,于2017年6月被捕,但他也无法解释,2015年、2016年两次社保被停,早已有大量群众反映过问题,为什么到2017年孙继刚才被逮捕,且直到现在,都没给群众一个说法?

记者:他这人应该是17年被抓的是吧?

马凤林:嗯对,17年6月份吧

记者:6月份被抓的,但是我看他们好多人反映说社保16年就停了。

马凤林:这个东西,我也没赶上那一段。

记者:安监局您看谁是比较了解多一些?

马凤林:我真没赶上那一段。谁赶上?你现在他说那应该说原来都是孙继刚操持这事,刚好是他分管这项工作的,那你说别人谁清楚了解,那我还真说不好。

记者:你们局长、分管区长不清楚吗?

马凤林:这个我真不清楚。

马凤林副局长无法回答群众反应的问题,记者又多次与开平区宣传部门联系,要求找一位“了解情况”的人沟通此事,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在反映问题的工人提供给记者的一段录音中,据称是分管安监工作的副区长黄辉表示,他们正在做各项准备,一旦法院判决开平区政府要承担责任,他们也绝不回避。“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开平区区委区政府是不回避责任的,如果法院说你们开平区有责任,那我们肯定担责,我收集(大家信息)的目的就是我要对号。孙继刚,我要找他,给我们开平区惹这么大麻烦。”

群众在安监局办公室补缴社保,拿到的是盖公章的收据,群众相信的,是安监局的牌子,是政府的信誉,当时补缴社保花费的四五万元,对于退休工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们想问,钱去哪儿了?以后的生活怎么办?事件的相关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记者:任梦岩

责任编辑:zN_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