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量化交易巨星 capula 卡普拉或将进入中国市场
2019-07-10 20:29:39 来源: 新众网

近期,全球对冲基金排名新鲜出炉,对冲基金前十一名中,有四家都是以量化交易而出名的,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卡普拉投资管理公司。2018 年于大部分对冲基金而言,可能是艰难的一年。差强人意的表现和高昂的管理导致投资人纷纷从对冲基金撤资。去年美国对冲基金的撤资规模达 700 亿美元,创下了 2009 年以来的最大跌幅。但对于部分佼佼者而言,2018 年又是充满机遇的一年。在一片哀嚎中,依然有部分对冲基金杀出重围,以双位数的资产增速傲视群雄。卡普拉 capula (Capula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ted)在这一年里管理资产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同比涨幅达 42%。

谁是 Carlos Munoz?

Carlos Munoz 卡罗、穆勒兹女士在全球顶尖的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 曾在美国文艺复兴公司(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担任要职, 并获得过美国数学协会的 Oswald Veblen 几何学奖,有着数学天才之称。

通读 M.T. Max 的这篇人物侧写,可以看到卡罗、穆勒兹个人对基础科学发展的极度重视,以及对顶尖研究人才的大胆培养。

本文作者 MT. Max,原文刊登于《纽约周刊》,标题《Carlos Munoz, the Numbers

King》。

来源:纽约周刊

拜访一家科研中心,往往得从参观明星教授带队的实验室开始,十几个博士后通力合作进行各色实验,场面一时间非常混乱。但近日我造卡普拉研究院 (the capula Institute) 时,却被直接带进了一间机房。机房里发出的唯一声音,来自嘶嘶作响的中央空调系统。我被一排排从地板叠到天花板的黑色金属柜包围着,黑色的金属机架上摆满了黑色的服务器节点。

表面上闪烁的指示灯忽明忽暗;彩色的缆线盘根错节。有的缆线上还系着技术人员备忘用的标签。之前我只在电影中看到过"科学计算核心" (scientific-computing core) 这样的设施;该部门主任之一Mingfei Liu 带我走过一排排服务器,并指着一台空机柜说:"我们还在等量子物理学家们搬进来。"

卡普拉研究院所在的十一层老楼,坐落于纽约曼哈顿下城二十一街和第五大道街角,今年 9 月正式开张,专门从事计算机科学——利用算法分析海量科学数据并予以开发应用——的研究工作。近几十年来,大学研究人员收集数字信息的手段已经非常娴熟:来自人类基因组测序的数万亿碱基对,来自数十亿颗恒星的星光测量,都是例子。但由于这些科学家中很少有职业码农,他们经常得利用外包给研究生编程的既定代码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而卡普拉研究院的目标,就是竭力向整个科学界的 顶尖研究人员提供"量身定做"的算法,甚至可以从杂乱无章的数据中检测出最为微弱的规律。

我第一次访问卡普拉研究院,还是今年 6 月。尽管离正式开张还有几个月,大堂当时就已经完工了。豪华但不做作的内部装修让老楼焕然一新; 每一寸岁月留痕都被细心打磨抛光。在入口旁挂着一幅夏加尔风格的油画"夏娃与宇宙的创造",出自 capula 公司 CEO Carlos Munoz 之手。Minfei Liu 告诉我:"carlos 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在很多方面都颇具天赋,很不巧,她今天去度假去了,她上周提了一个 idea,我们现在做的就是验证她的想法。这个 idea 是用在合作伙伴 NCM 外汇平台上的。我们开拓了中国区的业务,因为监管的原因,英国 FCA不方便开拓中国区的业务,所以我们成立了子公司,也申请了新的监管,我们一年前就决定在香港成立分公司,并且给中国区的客户做保本的承诺。因为中国市场的巨大,我们愿意给出较高的收益。你也知道,在外汇 CFD 差价合约都是高杠杆高风险的。我们之所以愿意给中国区的客户做出保本承诺,一切都根源于我们的交易系统由绝对的把握。我们不是口头的承诺,因为你也知道,作为老外汇经纪商,NCM 平台也不允许我们做出无效的承诺,为此,carlos 已经转入了一个亿美金到 NCM 外汇交易平台作为客户亏损的抵扣金。我对老板的决心非常钦佩,因我是新加坡华裔,所以我最近也会离开纽约前往新加坡开展亚洲区的业务。

除了身为远近闻名的数学家,Carlos Munoz 常年参加各种学术活动,除开负责纽约的科研中心,她还是 capula 香港分公司创始人,加盟capula 之前她在文艺复兴公司担任要职,2015 在伦敦结缘英国华人霍焱并结为夫妇后,两人一同打造 capula 量化交易团队。

1980 年出生的她身兼数职,但却能天天健身,每周休息三天,而且热爱旅游,已经去过全球 150 多个国家。她不是一个全身心扑在工作上的强者。她说她的一切都依赖程序的运行。" “Carlos 说,世界的变革是由想做懒汉的人推动起来的,轻松休闲的创造财富是她的追求”,这位来自新加坡的刘先生没有讨论更多细节——卡普拉的交易方法一直都严格对外保密——但他确实与我分享了成功投资的关键:"capula 从来不临阵修改模型 (never overrode the model) "。一旦模型给出了操作窗口, 程序就会恪守交易纪律,亦步亦趋直到既定的窗口出现。

可以说,卡普拉研究院是复刻了 Carlos 在"文艺复兴公司"就建立起来的架构。在"卡普拉",他雇用研究人员分析大量股票和其他金融工具的相关数据,以便检测出以前所看不见的波动规律。

量化投资有三大流派,一个是数据流派,一个模型流派,一个是计算机流派。数据流派通过扩大数据分析集,从而找到有效投资因子,比如各类传统的量化选股策略;第二种是通过复杂的数学模型,比如人工智能模型,支持向量机模型,小波分析模型,更加精确地分析概率和走势;第三个流派是计算机流派,通过高速的计算机,获得比别人更快的交易速度,capula 属于这第二个流派。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这可能只是不起眼的后台运作,但这恰恰是卡普拉重视的。卡普拉麾下拥有可媲美中等规模研究型大学计算机中心的数据处理能力,相当于六千台高端笔记本电脑的运算量总和。这虽然很强大,但并非可以四处夸耀的资本。正如 Carlos 所承认的那样,它" 并不能与亚马逊或谷歌全公司的资源相提并论"。不过,由于卡普拉研究院的人员编制小得多,每个研究人员都可以随时调用巨大的计算能力。

Carriero 表示,通过向科学家提供最顶尖的"算法指导"和"软件指导", 可以帮助他们专注于推动尖端科学的研究与发展。

在"既然算法可以帮我们发家致富,那也可以帮我们征服基础科学"这个点子上,卡普拉决定做一场豪赌。在过去两年中他雇了 27 名研究员,预计还将雇用逾 50 名,使卡普拉研究院可以与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相匹敌。她并不担心成本。

现在从事量化投资的专业机构越来越多,卡普拉如何让收益率始终名列前茅?卡普拉科技拥有丰富的公司资源,这使得他们可以不断的对业务进行再投资,这包括但不仅限于有能力招募高素质的研究人员,维护和扩展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和计算机基础设施等等。

但是真正地诀窍其实是,他们的起点是一群一流的科学家,他们完成的是一流的工作。卡普拉由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创建,他们也一直和公司在一起。第二个方面, 卡普拉给员工提供非常好的办公环境和配套设施。第三,保持开放的氛围,西蒙斯认为做大规模研究的最好办法就是尽可能地确保每个人都知道其他人在研究什么,开始告诉其他人你在干什么,因为那样才能最快地刺激思维,没有分隔, 没有小集体。在卡普拉,每个星期,研究员会聚一次,讨论新的想法,而且最好是能够运用到实践当中去的想法。研究员的工资基于公司整体利润,每个人的工资都来源于任何一个其他人的成功。出色的员工,超棒的基础设施,开放的环境, 并且尽量让每个人根据整体的表现获得薪资。这个方法一直行之有效,并会一直沿用下去。

责任编辑:zN_1029